击剑:黑的阴影,白的光

  • 时间:
  • 浏览:51

  原标题:击剑:黑的阴影,白的光

  中新网北京5月3日电 题:击剑:黑的阴影,白的光

  作者 王昊

  何嘉骐坐在场边,一边看着比赛一边不时瞟一眼眼前的小屏幕,在他前面的是一台小型摇臂摄影机,在这次女子佩剑世界杯北京站的比赛中担任“鹰眼”的角色,普通彩色剑道上的比赛出现争议时,都靠着录像回放来判罚。

  他今年13岁,已经学了击剑4年,这次以志愿者的身份参与到比赛中来,虽然这次比的项目是佩剑,而他学习的是重剑,却也并没影响他工作的热情。

  “我觉得中国队不错”

  跟其他志愿者们一样,何嘉骐穿着白色系的志愿者T恤,但是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T恤上面有着大大小小十几个签名,据他介绍,正面是韩国女子佩剑队所有队员和教练的签名,背面主要有美国名将扎古尼斯和法国队教练的签名。

  何嘉骐开始学习击剑,是因为恰好有一个加拿大籍的同学在学习击剑,效果很好,于是他也受到启发,开始重剑的练习,一练就是四年,并且在未来,还想着继续练下去。

  他说,学习击剑,是他的兴趣爱好,在课余时间当做给自己的放松,但是如果真的有机会发展成职业,也想能在这个项目取得荣誉。

  中国队在这次比赛团体赛第二轮遇到日本队,还处于新老交替的阵痛中的中国队很遗憾输了比赛,何嘉骐就在赛场边看了整场,说起来,语气里满是惋惜。

  但是他依然给了中国队积极的评价,“我觉得中国队表现还不错,因为击剑在中国发展的时间还比较短,我觉得中国队在这个项目上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已经不错了。”

  即使在女子佩剑陷入低谷的时候,在他心里还有希望。

  “我不想练击剑了”

  何嘉骐可能不认识,在观众席上面还有跟他在同一个俱乐部训练的师弟师妹,大多六七岁的年纪,跟着父母一起来观赛。

  在这些孩子里面,任子鸿有点沉默和害羞,可能是因为才上了三堂击剑课的原因,对于击剑运动还不是很熟悉,也不太分得清剑种,爸爸在旁边帮忙解释,学得是花剑。

  说到开始上的几堂课,任子鸿说感觉挺好玩,但是教练有一点点严格,因为教练有点严格,所以自己不想再来上课了。小小年纪的孩子做决定受着心情的影响,一边觉得教练严格有些委屈,一边又觉得击剑真的好玩。

  任妈妈在一旁笑着看着儿子,她和任爸爸决定让小子鸿学习击剑,并没想强迫他学到多么高的水平,其实只是想让儿子多些体能上的锻炼,所以在众多体育项目中选择了“看起来很酷”的击剑。

  何嘉骐和小子鸿上课的俱乐部就在这次比赛场馆的旁边,通往那里的通道边是一排排学员们的装备,一眼望去,蔚为壮观,何嘉骐说他不知道具体有多少人跟他一起在学击剑,但是感觉人“越来越多”。

  击剑这个小众的运动,在中国不知不觉也渐渐开始普及。

  “我想练到谭雪那样”

  女子佩剑世界杯北京站最后一场团体决赛之前,还有一场表演赛,对阵的双方是今年北京市中小学击剑比赛女子佩剑的冠军高嘉悦和亚军。

  跟场上得分后大喊的样子不同,场下的高嘉悦有点腼腆,说话声音也小小的,据她说,当初练习击剑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自己小时候不够自信,不愿意跟人沟通,练习这个项目之后改善了很多,12岁的女孩已经练习了四年的佩剑。高嘉悦说,她还会继续练下去,但是对于取得什么成绩,还没有设想过。

  相比之下,年龄更小一些的则外向一些,只练习了两年击剑就能够取得今天的成绩,她对于自己的未来有更多的设想,即使在比赛时出现过退步骨头错位,也在回复后继续练习,因为“我想练到谭雪那样”。

  虽然两个人上场前都说有些紧张,但是站上了剑道,一攻一防,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女子团体赛决赛进行到最后,法国队已经胜利在望了,何嘉骐站起身来,等着为法国队鼓掌欢呼。

  不论佩剑、花剑还是重剑,不论女子项目还是男子项目,不论个人还是团体,都可能会有起有伏,都会经历新老交替的艰难时期,但因为像他一样还在练习击剑、理解击剑、热爱击剑的孩子们,不论剑道旁边阴影有多黑,运动员们,都是手握着剑,站在白色的光里,刺杀。(完)